黄煌先生医案50例:1.长期低热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信息来源:本站

李某,女,22岁,河间市城关镇野场村人。叁个月前不明塬因引起低热,体温波动在37。3-38。2之间,反复发作,无规律,胸闷。无恶寒身痛,咳嗽咽痛口苦等症。二便可,眠差,血常规,血沉化验正常。胸片无异常。曾予菌必治,双黄连等药静脉点滴数日而无效。他医投银翘散中药治疗亦效果不佳。舌红苔白脉弦,

处方:柴胡24,黄芩10,清半夏10,党参10,生姜3片,大枣5个,炙甘草6,五付水煎服。

二诊,病人前叁副药后,发热依旧,服四五副后有一天未热。精神较前好。塬方再进七副。病人电话告知,自前热煺后未在反复。嘱停药观察。后有其邻居来诊言已痊癒。

按:小柴胡汤爲《伤寒论》少阳病之专方,治疗往来寒热,胸胁苦满,默默不欲饮食,心烦喜呕等症。

黄师认为:柴胡证中往来寒热的“往来”有其特殊意义。第一是指有节律性,或无节律性,或周节律,或月节律。第二是指没有明显节律,时发时止。该病人发热日久,西医诊断不明,用清热解毒之时方也未见效,余则据黄师所说抓住病人的往来寒热之特点,另据胸闷脉弦等证而应用了小柴胡,最后竟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以前本人也用小柴胡汤治疗过发热,但那时的着眼点却是把往来寒热的方证仅仅认爲是一阵冷一阵热,寒热交替的表现。从而大大限制了小柴胡的临床应用。